李国权、闫黎:“一带一路”与“一网一融”

Posted by

A publication by Professor David LEE Kuo Chuen and Dr YAN Li on “One Belt One Road and a Single Financial Net” on [Lianhe Zaobao].

近日新加坡海南会馆举办了《“一带一路”:新加坡的机遇与挑战》论坛,所谓“一带一路”,就是指建设贯通欧亚大陆的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和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。这个战略政策构想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,目前已经纳入了中国的国家战略。中国主张“一带一路”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,是推动区域经济共同发展的政策,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,借助既有的区域合作平台,开展更深入全面的经济合作与区域整合,增进各国之间的政治互信,从而实现:政策沟通、设施联通、贸易畅通、资金融通、民心相通。

但是,世界各国政府与学者对这个新的战略构想,以及中国为此推行的相关政策,有着非常不同的解读,诸如“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”,还有“TPP1和TTIP2的反制方案”等等。对于各国来讲,要抛开地缘政治因素,纯粹地从经济合作角度来审视“一带一路”政策是不可能的,也是不现实的。特别是在亚细安地区,地缘政治错综复杂,历史遗留问题久拖不决、经济发展严重不均衡,与中国的关系,若即若离,亦敌亦友的国家绝非少数。

最近南中国海问题持续升温,亚细安各国对于中国向南推动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合作倡议,可以说是慎之又慎。与此同时,中国向西推进的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就顺利得多,中、俄、哈、吉、塔各国深入开展经济合作,同时在中国西部大开发、“向西走,走出去”的政策推动下,经济、政治、民生等各方面都取得了重大进步。

目前新中关系处在历史最好阶段,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曾经提出;“新加坡要搭上中国改革开放的顺风车”,我们在看到陆上的“一带”取得的重大进展的同时,新加坡如何能够搭上“海上一路”的顺风船呢?我们认为,新加坡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原点和重心,虽然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但是新加坡面临的挑战是:作为亚细安主要国家,如何平衡好支持亚细安国家合理的地缘政治诉求的同时,带领亚细安国家积极与中国进行经济合作,实现发展共赢。

我们认为新加坡可开展“一网一融”战略,即金融互联网与普惠金融。我们认为不管是否认同中国的发展方式和意识形态,中国在世界政治与经济舞台上的崛起已经是客观现实。在国际政治领域,新加坡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扮演的传统角色正在淡化,但是在经济领域,新加坡与中国有诸多可以相互借鉴和互补的地方。新加坡的国有企业治理体系(特别是淡马锡模式)、国家与城市治理体系、金融监管体系、外汇交易和结算体系等等,都是中国迫切希望从新加坡学习的。

我们经常看到,中国企业在亚细安地区,由于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扰,常常“水土不服”;作为亚细安主要国家的新加坡,能够获得双方面的高度信任,对于新加坡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,中国企业可以利用新加坡这个平台,来进入亚细安市场。

尤其是在金融领域,在“一带一路”政策推动下,据亚洲发展银行估计,到2020年,基础设施建设的总投入预计会高达8万亿美元,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IIB)的设立,会更有力地推动这一领域的投资。今年5月中国已经与巴基斯坦签署了46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。随着“一带一路”政策的推动与落实,融资和信贷的需求是巨大的。新加坡作为国际金融中心,国际第三大外汇交易结算中心,同时正在努力成为最大的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,都让中国无法忽视新加坡在“一带一路”的推动和发展中所可能发挥的重大作用。

我们认为新加坡的金融行业,一定要积极抢占先机,提前布局。如何布局才能最有效呢?随着我国“智慧国家”战略的推动,新加坡的金融业开始逐步意识到了自身也需要转型,通过布局智慧金融互联网来实现布局亚细安,辐射亚欧大陆的战略目标。在金融互联网建设的同时,积极努力推动互联网金融建设。随着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开展,铁路、道路、桥梁、港口等等,一定会同时带动众多偏远和不发达地区的经济开发与市场发展,当地居民的金融需求也会不断提升。

亚细安近6.5亿人口的巨大市场,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竞争对手进入,这是新加坡金融业的巨大机会。同时,在亚细安国家,现在仍有70%人口不能充分享有,或者根本得不到银行和金融服务。因此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普惠金融与社会效应投资,将是未来最大的金融增长点。

普惠金融的发展可根据LASIC原则:低利润率和低门槛 (Low Margin & Low Barrier)、轻资产 (Asset Light)、上规模 (Scalable)、高创新 (Innovative)、易合规(Compliance easy),在金融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体系上,通过普惠金融和社会效应投资,来促进偏远不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,促进民生。中国大陆已经有非常成功的经验和商业模式,可以让仍然处于传统金融商业模式下的新加坡主要金融机构借鉴。这些成功的经验和商业模式,对于传统金融是颠覆性的。

近期,新加坡也涌现出了众多从事新“金融技术”发展的创新企业,研究推广全新的金融技术和商业模式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看到了这个趋势,7月27日宣布成立金融技术与金融创新组(FTIG),以推动并监管这一全新领域的金融技术发展与金融创新,特别是其商业模式的创新。利用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结合我国的“智慧国家”,可以促进新加坡金融业从传统金融业,转型升级,打造金融互联网,推动互联网金融。同时,通过普惠金融和社会效应投资等新金融模式,实现从传统金融的汇通天下,到新金融的“惠”通天下的转变。

通过基础设施建设,普惠金融和社会效应投资,不但改善民生,更会促进更多的经贸与社会往来。基辛格博士曾经讲过:“恐惧往往来自于无知”,随着经济发展、民生改善,国家和区域之间更多的往来和交流,相信一定能找到更有智慧和创新的办法,来解决那些地缘政治和历史遗留问题。因此,新加坡金融业承担着更大的历史任务,传统金融是要融通资本、融通经济;金融互联网和普惠金融是要融通民生、融通民心。

原载于2015年8月3日《联合早报》

Source from: https://beltandroad.zaobao.com/beltandroad/analysis/story20150803-584721